香港内部资料二肖中特|011期二肖中特
 
本站搜索
Google 百度 雅虎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首頁  新聞中心  人文繁昌  生活休閑 | 文體  創建  民生  教育 |  法制  視頻  房產  數碼
繁昌  部門傳真  媒體看繁  鄉鎮風采 | 計生  農經  論壇  社會 |  經濟  生活  汽車  游戲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新聞熱線:0553-7871051
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3-7913419

 
 當前位置: 繁昌新聞網人文繁昌人文歷史
春谷何處埋周郎
——淺談繁昌周瑜墓的傳說
字體: 2013年09月23日08時50分 視力保護:

  隨著《三國演義》故事的廣泛傳播,周瑜可以說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,其短短的一生中屢建戰功,為東吳開國立下汗馬功勞,特別是著名的以少勝多、以弱勝強的赤壁之戰,打敗了統一北方的曹操,為三國鼎立的形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就是這樣一位“千古風流人物”,最后魂歸何處,安葬在哪里,歷來充滿爭議,到目前為止,也沒有一個權威、準確的結論。本文試就此進行一些粗淺的探討。

  一

  周瑜出生在廬江郡舒縣(今安徽舒城)的一個官宦之家。據陳壽《三國志》記載,他的伯祖父周景和兒子周忠,都官至東漢太尉,叔父周尚為丹陽(今安徽宣城)太守,父親周異曾任洛陽縣令。

  由于家境良好,周瑜少年時即練武習文,胸懷大志,十多歲便名聞鄉里。他長得魁梧健壯,容貌出眾,吳地一帶人都稱為他為周郎。周瑜足智多謀,英勇善戰,而且精通音律,懂得曲譜,即使在酒過三巡之后,仍然能聽出演奏的錯誤,回頭看著演奏者,所以當時就有民謠說“曲有誤,周郎顧”。

  東漢末年,天下大亂,群雄紛起。當時的長沙太守孫堅也出兵參加討伐董卓的戰爭,他在動身赴洛陽之前,“徙家于舒”。因為孫策、孫權兩兄弟的舅舅吳景和周瑜叔父周尚是前后任的丹陽太守,彼此熟識交往,周家特意把一幢向陽的大宅給孫策母子居住,兩家互通有無,關系非常友好。孫策和周瑜同歲,孫策僅比周瑜大一個多月,兩人“獨相友善”,結為生死之交,并升堂拜母,孫策的母親也把周瑜當兒子一樣對待。

  周瑜對于東吳的功績,就是全力輔佐孫策、孫權兩兄弟開創了江東基業,建立東吳政權。孫策在父親孫堅戰死之后,脫離袁術,謀取江東自立,他寫信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周瑜。周瑜在接到孫策信后,立即率部眾趕到歷陽(今安徽和縣)迎接孫策,并幫助孫策攻打橫江、當利、秣陵、湖熟、曲阿等地,使孫策的軍隊從渡江時的幾千人發展到數萬之眾,在江東站穩了腳跟。在孫策死后,周瑜又和張昭等人一道,扶持年僅18歲的孫權逐漸鞏固東吳政權,成就了江東霸業。

  周瑜一生中最重要的歷史功績當屬赤壁之戰。當時曹操在統一了北方之后,親自率領號稱80萬的水陸大軍南下,企圖統一中國。東吳內部大多懼怕曹操,只有周瑜和魯肅極力主張一戰,實行聯劉抗曹,取得赤壁之戰的勝利,改變了歷史的進程,最終形成魏、蜀、吳三國鼎立的局面。

  建安十五年(公元210年),周瑜回到京口(今江蘇鎮江),向孫權提出兵伐西蜀的建議,孫權同意了他的計劃,“瑜還江陵為行裝”,在返回的途中,病死于巴丘(今湖南岳陽),年僅36歲。

 
如今周墓墩上已滿是民居 

  二

  周瑜死后,究竟安葬在哪里?史書上沒有明確的記載,到目前為止,也沒有發現確鑿的考古證據證明周瑜的墓葬在何處。網上搜索,說法很多,主要有以下幾處。

  一是湖南岳陽說。傳說中的岳陽周瑜墓位于市郊南湖畔的金鄂公園,墓由四柱三開間石構牌坊、石桌、石墩、拜臺、墓碑、墓冢及精工雕鏤的墓圍組成,占地面積約600平方米,1958年后,周瑜墓不斷遭到破壞,墓冢被夷為平地。現殘存的浮雕青石板上,還可見到刻有“周瑜”的字樣。

  二是江西新淦說。周瑜死于巴丘,所以巴丘有周瑜墓的傳說,但歷史上有兩個巴丘,江西巴丘是孫吳所置的縣,隋代并入新淦縣,所以有葬于新淦或南昌之說。其實,周瑜病死的巴丘是湖南岳陽,裴松之《三國志注》說得很清楚,“瑜欲取蜀,還江陵(今湖北荊州)治兵,所卒之處是今之巴陵,與前所述巴丘,名同處異也。”

  三是舒城說。因為周瑜是舒城人,《舒城縣志》載:“周瑜墓在縣西70里凈梵寺”,當地傳說周瑜曾在此筑城駐守,但至今周瑜墓的具體方位在哪里,仍然沒有確定的地方。

  四是廬江說。廬江的周瑜墓是目前影響最大的一處,也是全國修繕保護最好的一處。周瑜墓坐落在廬江縣城關東門,氣勢恢弘,蒼翠莊重。考證此處周瑜墓的由來,仍據周瑜“廬江舒人”的記載,據《清一統志》“今之廬江郡古之舒縣”,周瑜應是廬江縣人,《三國演義》五十七回說孫權“命厚葬于本土”,所以周瑜墓地在廬江。

  五是巢湖說。巢湖古為居巢,周瑜早年隨叔父周尚一起到壽春見到袁術,袁術十分欣賞周瑜才干,想“以瑜為將”,但周瑜認為袁成不了大事,便婉言拒絕,要求擔任居巢長,好趁機東歸孫策,此說即由此而來。

  六是宿松說。唐代徐堅《初學記》“江水對雷州之北側,有周瑜廟,以上舒州”。宋《輿地紀勝》載:“又有周將軍墓在宿松縣北三十五里”,并有周氏后人居住于此,所以有宿松周瑜墓之說。

  七是蘇州說。《三國志·周瑜傳》記載,周瑜死后,孫權“素服舉哀”,從京口趕來“迎之蕪湖。眾事費度,一為供給。”《三國志·龐統傳》說:“瑜卒,統送喪至吳。吳人多聞其名,及當西還,并會昌門”,故有周瑜墓葬蘇州之說。

  八是蕪湖說。《三國志》載周瑜死后,孫權“迎之蕪湖”,以后未提靈柩是否到了何處,應是到了蕪湖為止。《蕪湖縣志》說蕪湖周瑜墓在城北周村鋪,“吳置守家”。又魚市街有一古墓,為圓形土冢,封土高約2米,墓周有少量太湖石,世居居民傳為周瑜墓。2010年,考古人員對蕪湖兩處施工工地的漢代古墓群進行了發掘,否定了疑為周瑜墓的傳言。

 
傳說中的風水壩遠眺

  以上各種關于周瑜墓的說法,說明了人們對這位英雄人物的崇敬和紀念,充滿了感情色彩,但真正的周瑜墓只有一處,我們要對這些傳說進行仔細分析和研究。

  其一,周瑜箭傷復發,病死巴丘,“喪當還吳”是《三國志》中明確記載的,從送葬的路線來看,古時交通不便,周瑜的靈柩歸吳應該是順江而下,孫權特意從京口趕到蕪湖迎接,斷然不會再走回頭路,讓靈柩又逆江而上,所以湖南岳陽、江西新淦、安徽宿松之說是沒有史實根據的,當地墓冢應該就是當地人或周氏后裔為紀念周瑜而設的衣冠冢吧。而對于廬江、舒城周瑜墓來說,一方面送葬忌走回頭路,如果真的要葬廬江、舒城或宿松,孫權既然從京口趕來了,何不迎于九江或安慶,而非要讓孫權迎于蕪湖之后再原路返回呢?這是有悖常理的,另一方面,《三國演義》是文學作品,成書遠晚于《三國志》,該書中的許多史實來源于正史《三國志》,并進行了藝術加工。《三國演義》說的“厚葬本土”,應是根據《三國志》“眾事費度,一為供給”而來的,“本土”應該就是“吳地”,而不是他的出生地,不是“本鄉”。

  其二,當時正值戰爭環境,孫曹雙方在江淮一代反復交戰,曹兵以合肥為據點,一路南下居巢,多次進攻無為的濡須,張遼在合肥大戰逍遙津的故事,歷來為人們津津樂道。附近的宿松、廬江、巢湖、舒城,不是敵占區就是交戰前線。周瑜靈柩既到蕪湖之后,為何又要送往交戰前線呢?試想,曹操大軍能夠讓東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大興土木,修建周瑜墓嗎?

  再說,東漢末年,天下大亂,盜墓、挖墓成風,曹操早年就曾率士卒挖掘了漢文帝之子梁孝王之墓,“破棺裸尸,掠取金寶”。據《后漢書·袁紹傳》,曹操還在軍中設立了專門管理盜墓的“發丘中郎將”、“摸金校尉”。著名建安七子之一的陳琳在《為袁紹檄豫州》中就把此作為曹操的一條罪狀,揭露曹操的丑行。《三國志·吳主傳》載,周瑜死后第二年,曹操擔心長江北岸的郡縣被孫權奪取,下令讓老百姓往內地遷移。但老百姓自相驚恐,廬江、九江、蘄春、廣陵一帶老百姓10多萬戶東渡長江,長江西岸、合肥以南就只有皖城(今安徽潛山)了,在這種情況下,曹軍能讓周瑜墓在其占領的地界獨自安存,不加破壞嗎?

  其三,周瑜死后,是龐統送到“吳地”蕪湖的,由于當時的戰爭環境,應該沒有大規模修建墓葬的時間和條件,最有可能的就是就地安葬,事實上《三國志》在記載周瑜靈柩到蕪湖之后,也沒有再提他地了。如果再送到蘇州,孫權待在京口等候順江而下的靈柩就行了,何必從京口趕到蕪湖?或者直接從京口前往蘇州,豈不更方便?至于送喪的龐統,最后效力于蜀漢,他將周瑜的喪事辦完之后到過蘇州,當地人久聞其“鳳雛”之名,聽說他還要“西還”,“并會昌門”是自然的,并不是說周瑜就安葬在蘇州。

  三

  周瑜靈柩到了蕪湖,不一定就安葬在蕪湖境內。2000年,長江干堤加固工程取土時,在原繁昌縣三山鎮街道附近,曾搶救性地發掘一處漢代墓葬,出土一枚“蕪湖長”印章和一批有價值的文物,說明墓主生前曾任過蕪湖長。我們認為,連“蕪湖長”都安葬在春谷境內,周瑜墓也是可以這樣安葬的,因為蕪湖、春谷緊鄰,周瑜與春谷有著太多的淵源關系,所以從蕪湖送到春谷安葬,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
  春谷縣境的繁昌確有兩座傳說的周瑜墓。道光年《繁昌縣志》載:周瑜“墓在縣境,歲久荒蕪”。“乾隆十六年(1752年)知縣王熊飛率邑人士,親詣祭奠”。縣志所記載的這處周瑜墓,位于平鋪鎮蔡鋪村境內,當地人稱“周墓墩”。同時,在平鋪鎮境內,還有一處周瑜墓,位于茅垾村周墓陳村民組,相傳當地陳姓是周瑜的守墓人。

  由于繁昌境內的兩處周瑜墓一直在民間流傳,沒有權威的史籍記載,所以流傳不廣,影響不大,但我們認為:真正的周瑜墓應該就在春谷,而且就在現在的繁昌境內,其有以下幾點理由:

  1、周瑜墓在春谷符合史籍記載

  《三國志·周瑜傳》明確記載,孫權“素服舉哀”,親自到蕪湖迎接周瑜靈柩,并對喪事作出安排,所有費用,“一為供給”,全部由公款埋單,以后再也沒有提到靈柩去處了。另外,《三國志·龐統傳》說“統送喪至吳”,這里的“吳”指“吳地”,春谷、蕪湖一帶戰國時就是吳地,所以周瑜墓在春谷是符合史籍記載的。

  2、漳河一帶多處周瑜墓的傳說,符合當時的歷史現實。

  在我國的歷史上,漢末仍興厚葬之風。為了防止盜掘,和周瑜同時代的曹操生前就主張“薄葬”,他在臨終前所作的《題識送終衣奩》中,要求死后“隨時以斂”,立即入棺,“金珥珠玉銅鐵之物,一不得送”。《三國志·武帝紀》中說曹操“遺令”:“斂以時服,無藏金玉珍寶”。且死后一共“設立疑冢七十二”,目的就是“勿令后人知吾葬處,恐為人所發掘故也”。周瑜當然也不愿讓人掘墓拋尸,設立多處疑冢是肯定的,所以就在民間產生一地集中多處周瑜墓的傳說,而這種傳說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現實,也說明了這些真真假假的墓里,真墓肯定隱匿其中。

  3、周瑜墓在春谷是魂歸戰斗過的地方

  周瑜曾“領春谷長”,當時的縣治就在今天的繁昌縣荻港鎮境內。相傳周瑜曾在漳河一帶訓練水軍,和周瑜一樣擔任過春谷長的黃蓋就埋在漳河對岸,原南陵縣黃墓鎮就因黃蓋之墓而得名,這兩位為東吳立下卓越功勛的戰友,死后同眠于曾經戰斗過的地方,實在是人之常情。現在許多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,如徐向前、李先念、粟裕等,他們都是在身后將骨灰撒在當年曾經戰斗過的地方,與那些浴血奮戰的戰友魂歸一處。

  4、周瑜墓在春谷有著諸多的地名和歷史傳說佐證

  在春谷縣域內,至今仍然流傳著許多與三國、周瑜有關的地名和歷史傳說,時光流逝了1800多年,但這些地名和傳說卻深深根植于人們的心中。如原南陵縣黃墓鎮的王家墩,傳說就是黃蓋墓的所在;原繁昌縣峨橋鎮的都督門,傳說就是當年周瑜帶領當地百姓修建的水利工程;平鋪鎮新塘村的周陽垾,傳說就是當年周瑜任春谷長時在漳河北岸圍成的一個垾圩;現在依舊立于平鋪鎮新林村岱湖灘邊、當地人俗稱“大包子”的土墩,傳說就是周瑜當年的點將臺。僅在春谷的這一小片地區,有著如此多的與三國、周瑜有關的地名和傳說,應該不是偶然的。

  四

  西漢元封二年(公元前109年)置縣的春谷,范圍包括現在的繁昌、南陵、銅陵和青陽、貴池、涇縣的部分地區,但地廣人稀,人口不足萬戶,所以周瑜只是“春谷長”,如果在萬戶以上就該稱“縣令”了。考察春谷境內關于三國、周瑜的地名和傳說,其實都集中在繁昌縣(包括區劃調整后的三山區)沿漳河一線,這也從側面印證了周瑜曾在這一帶訓練過水軍的傳說。漳河沿線地勢平坦,河網交錯,水澤眾多,有岱湖灘、黑子湖、西村湖、虬潭湖,河對岸還有奎潭湖等等,在這里訓練水軍,練成后可隨時從魯港進入長江抗曹。而且當時春谷縣域的銅陵、南陵、繁昌一帶銅礦資源極為豐富,冶銅業十分發達。屈原《國殤》中“操吳戈兮披犀甲”,說明早在戰國時,楚國將士裝備的就是吳地產的兵器,《三國志》中也說“故丹陽山險”,“山出銅鐵,自鑄兵甲”,用當地盛產的銅制造兵器,武裝水軍,十分方便。孫權先后任命周瑜、黃蓋、周泰三位知名的春谷長,足以說明春谷地位的重要,這也是周瑜葬于春谷的一個原因吧。

  繁昌境內兩處傳說的周瑜墓都在漳河沿線,相距約10華里,一處位于平鋪鎮蔡鋪村的周墓墩,東距漳河約2華里,這里現在仍高于四周的水田、池塘約2米。道光《繁昌縣志》載:“其地長二十四弓四尺五分,橫十三弓,東至徐田,西至庵塘,南至庵塘,北至徐田,世為土人陳旭所執。墓旁復私葬祖棺七所,又轉售南邑陳姓己營三穴矣。”另一處周瑜墓位于平鋪鎮茅垾村周墓陳村,村子四周是水塘,傳說是人工取土造墓形成的,水塘中間的土墩就是墓葬,現在已經變成了村莊,建有民居。

  然而,就在傳說中兩處墓葬中間的位置,離傳說中周瑜點將臺不遠的地方,有一個叫望牛墩的土墩,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時,這望牛墩仍然高出四周約三四米。傳說這望牛墩是當地在湖灘上放牛的牧童堆起來的,但從這里的地形地貌看,平坦開闊,一望無際,根本不需要堆出一個高高的望牛墩來。

  在望牛墩的北面,是連綿的丘陵山地,正對著望牛墩約二三華里的地方是一條山沖,名叫九塘沖。在沖口的兩山之間,有一條約一里多長的土壩,土壩外的村莊不知從何時起就叫壩外自然村。這條人工堆積起來的大壩,至今還有五六米寬,約二米高。聽當地老人說,他們小時候就有這壩了,只是那時壩上是一些合抱粗的大樹,解放后大樹被砍了,有人在上面種起了莊稼,壩身也矮了不少。2009年,繁昌縣文物局開展文物普查,有關專家對九塘沖的大壩進行了考察,沒有發現有價值的遺存,但通過對山沖的考察,排除了是古代水利設施的可能。根據走訪,發現就在山沖底部,離沖口大壩約2華里的地方,還有兩道同樣的大壩筑于兩山之間,只是那兩道壩短些,相距也近一些。當地上了年紀的人說,聽老輩人講這壩是風水壩,但具體什么風水就說不清楚了。

  應該說,在完全人工勞作的古代,這三道土壩的修建是一項浩大的工程,我們認為,修建這些大壩的目的應該就是保護正對著沖口的萬牛墩的風水,這望牛墩很可能就是一處古代墓葬。但是,如果望牛墩是一座古代墓葬,那墓主人的身份肯定具有相當的地位和權勢。遍查繁昌史籍,里面根本找不到這三道土壩和望牛墩的記載。其實,到目前為止,三國時代東吳統治集團高層人物的墓葬,除了在馬鞍山偶然發現了朱然墓外,其他高層人物的墓葬一個也沒有發現,說明這些高層人物的墓葬是十分隱秘的,是不可能見之于典籍的。如果望牛墩是座古墓葬,周瑜應該是唯一具有這樣資格和條件的人。

  據有關資料,上世紀三十年代初,平鋪鎮境內的五華山一帶匪患猖獗,國民黨《中央日報》曾登過五華山匪患的消息,不久,南京衛戍部隊派來一個營剿匪。由于來的突然,楊老四、谷玉海等3名正在新林鋪抽大煙的匪首,倉皇之中只得往漳河邊的圩區逃竄,他們跑到望牛墩,憑借望牛墩的有利地形負隅頑抗,從早晨一直對射到下午,最后全部被擊斃。可惜的是,上世紀五十年代,為了阻攔北面山地下來的洪水,當地政府發動群眾在沿山一帶修建了一條人工山河,并在黃墓對岸的上渡口將山水引入漳河,切斷了岱湖灘上水下流的通道,在平鋪鎮新林、新塘兩村之間形成水面,淹沒了灘地。七十年代初,又在這里辦起了知青農場,把灘地改成水田,并在湖心穿起了一條堤壩,完全改變了當地的地貌,望牛墩也被扒平,八十年代再蓄水養魚,扒平的望牛墩更是難覓蹤跡了。從上述分析可以看出,繁昌境內的兩座周瑜墓的傳說流傳至今,是有其充分理由的,但這兩個地方究竟有沒有古墓,是不是周瑜的疑冢或衣冠冢,還是歷史的誤傳?看來還有待于文物部門進行深入的考察。但是,我們認為,默默無聞的望牛墩是古代墓葬的可能性非常大,而且從封土堆的遺存情況、建有三道風水壩來看,這是一處高規格的古代墓葬,極有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周瑜墓葬。如果此處真有周瑜墓葬的話,其文物考古價值和旅游開發價值是不可估量的,正因為如此,我們要以嚴謹務實的科學態度,杜絕主觀臆斷,實事求是地進行深入細致的研究,特別是聘請業界知名的專家來進行論證,借助現代科技考古手段,得出權威、準確的結論,并在此基礎做好保護和開發利用工作,為繁昌文化的大發展大繁榮做出貢獻。金秋 文   王家才 攝  

 
稿件來源: 繁昌周刊
編輯: 章平周
相關新聞
熱點圖片
24小時新聞排行
 
友情鏈接:
 

中國繁昌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技術支持:中安在線

網站說明 | 皖ICP備09024556 | 皖網宣備090013 | 皖公安網備34020002005308 | 法律聲明 |

香港内部资料二肖中特 7m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赌博骰子单双下注技巧 排九快速记牌 快三技巧稳赚方法论坛 四川时时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在线计划网站 360北京pk10赛车走势图 准确的后一万5个万能码 4张看牌抢庄技巧 重庆5分彩是不是真的